【觀點】我們與是非的距離,遠比想像的還要近 !

我們與惡的距離

Photo Credit by IMDb

 

 

一個朋友正在面臨人生的重大抉擇,左思右想、瞻前顧後,就是做不了決定。和他聊了幾次,才明瞭真的的問題是「想要改變,但是也害怕改變」。明明知道自己需要改變,但是又害怕自己做了錯誤的選擇,以至於改變之後的結果離原本的目標愈來愈遠。

由於朋友是教徒,於是我傳了「寧靜祈禱文」給他。

 

" 親愛的上帝,

請賜給我雅量,從容地接受不可改變的事,

賜給我勇氣,去改變應該改變的事,

並賜給我智慧,去分辨什麼是可以改變的,什麼是不可以改變的 ! “

 

「你怎麼會知道這一段?」朋友語帶驚奇地問道,並附上一個誇張的驚訝貼圖。

「我雖然沒有宗教信仰,但好歹也念過幾天書….」我故作輕鬆地回答!

「為什麼要改變會這麼困難?」「為什麼人生充滿了這麼多的是非與挫折啊?」、「人生最困難的就是改變與選擇 !」朋友感觸良多,像是被扣了板機般,連珠炮似地發了一連串的訊息,讓人來不及回應。

「人生真的充滿了是非嗎?」

「人生最困難的就是改變與選擇嗎?」

或許從最近引起熱議的社會寫實劇 -「我們與惡的距離」,可以找到一些可以思考的方向。

 


工作上的是非與選擇

 

劇中的人與事,都圍繞在一個社會事件所引發的結果與不同的衝擊。巧合的是,劇中主要角色的職業(醫生、律師、新聞媒體/記者),都是命理分析中所謂的「是非的行業」。

一提到「是非」,一般人腦中所浮現的不外乎是負面的印象,然後就自然而然地與善惡、道德、良心連結在一起。

而這裡所提到的「是非」,並不是為非作歹。而是這些行業的工作性質,通常是「因為他人的是非而產生的需求」。

醫生的價值,就是在病人生病、身體不舒服的時候,能夠幫助他們找到病因,進而治療。所以醫生的工作與價值,是因為他人的「是非」(生病)所產生的需求。

律師的價值,就是在客戶的權利(人權、生存權、財產權、免於恐懼的權利等等)遭受到侵害時,能夠替他們爭取或維護應有的權利。所以律師的工作與價值,是因為他人的「是非」(權利受到侵害)所產生的需求。

許多的記者(或是新聞媒體從業人員)都會期許自己達成監督政府及政治人物、發掘社會不公不義之處,或是揭開重大社會議題真相的使命。因此記者的價值在於讓這些「是非」(政府/政治人物的失職或失能,不公不義之事) 能夠讓大眾知道。

而這些「是非的行業」,本身就帶有高度的「不對稱性」;簡單地說,就是他們知道的事或是擁有的技能,遠比一般人還要多、還要深。而這種「不對稱性」的優勢,就容易被利用而成為牟利的工具;進而讓這些行業容易涉及道德或法律上的「是非」。

除了工作性質上的是非,每個工作都有其是與非的選擇。工作中的自我價值、自我實現、報酬、良心、道德、工作表現等等,其實都左右著我們的選擇,畢竟每個人對工作的期望與在生命中所佔有的份量不盡相同。而如何找到一個平衡點,往往是重要但是難以達成的。

【推薦閱讀: 除了「錢多事少離家近」,你對工作還有什麼期望 ?

【推薦閱讀: 管它是紅蘿蔔還是白蘿蔔,會讓驢子前進的就是好蘿蔔

 


情感上的是非與選擇

 

劇中角色眾多,但是個性最鮮明突出的,就屬喬安和思悅。

喬安有著七殺典型的特質: 內斂與冷酷。(角色經典台詞: 「我們的婚姻變成這樣我也有問題,沒有人喜歡冰箱。」)

面對喪子之痛,喬安選擇工作及酒精來麻痺自己。面對婚姻上的挫折,親子間相處的衝突,喬安展現了七殺不擅溝通、不擅情感交流與表達的特質。

所有的溝通與對話都是直來直往,毫不掩飾心中的不滿。(角色經典台詞: 「我還可以留著誰呀?我連我自己的先生和兒子都留不住,所以關心有什麼意義?」)

這種不耐煩與強勢掌控的個性,更展現在工作上。 (角色經典台詞: 「我最討厭人家跟我說對不起,有本事就不要犯錯啊!」)

這些特質都源自於七殺凡事向內求的個性,再加上好勝心與自我要求高,七殺做不到的事或是面對壓力時就不會選擇向外求援。不是冷處理,就是自我封閉,獨自面對。(否則七殺就不叫孤剋之星了!)

喬安與女兒的關係與互動,也是典型七殺會有的親子關係。七殺的子女宮必有巨門,讓某些七殺的女性對「小孩」這種生物產生避之唯恐不及、敬而遠之的態度。

這座巨大的門(巨門)聳立在親子之間,讓七殺的女性即便有了孩子,親子之間的關係也較難達到「融洽」的程度。

有些七殺的女性會反駁此一觀點,認為自己對於子女的照顧是盡心盡力,無微不至。但是「盡心盡力,無微不至」是源自七殺強烈的責任感,而不是情感。

「孩子是我生的,我當然就有養育及教養的責任。」既然七殺對於情感的感知力與表達力不強,自然就不容易分辨愛與責任之間的差異。

【推薦閱讀: 七殺組合中的 S.H.E.

【推薦閱讀: 無可迴避的人生課題 – 人人都有殺破狼

 

相較於喬安的南極冰山,思悅所呈現的就是赤道的太陽,也就是典型的太陽女性。

太陽與太陰坐命的人,通常有著孝順顧家的特質,其中太陽的女性更是將這種特質發揮到極限。

父母親如果有狀況或是需求,太陽的女性一定是放下手邊所有的事,在第一時間出現。家中無論大小的事,都是太陽眼中的大事。

因此,思悅一方面要照顧自己的事業、籌備自己的婚禮,還要挪出心力照顧頻出狀況的弟弟,以及因病住院的父親。對於房客大芝,更是像是自己親妹妹般地照顧。(所以太陽主辛勞不是沒有原因的!)

太陽女性的感情與婚姻,通常與原生家庭有著密不可分的連結。在太陽女性的心中通常有個隱藏版的擇偶條件: 對象要父母或家人認可之後,才有可能成為終身伴侶。要是家人不認同,這個對象終究會被排除在理想對象名單之外。

這種與原生家庭強烈連結的情形,就不難解釋為什麼思悅最後會選擇退婚。另一半既然無法一起承擔照顧家人的責任,甚至鄙視、看輕自己的家人,自然就不會是值得託付終身的人。

曾經有配偶是太陽女性的朋友半開玩笑地說: 「男生要娶太陽的女性,要先惦惦自己的斤兩: 除了要有足夠的財力,還要有足夠的肚量,因為至少要養兩個家!」

雖然朋友的玩笑之語略嫌誇張,但是太陽女性為家(原生家庭)的付出絕對是超越凡人的標準。

 


人生中的兩大困難: 改變與選擇

 

劇中的幾位主角,各自做了一些選擇與改變,最終也呈現了「Happy Ending」的結局。但是在現實的人生中,所有的改變都會朝著我們所預期的正向發展嗎? 答案可能就不那麼肯定了!

回到朋友的問題: 「改變與選擇真的是人生中的兩大困難嗎?」

改變與選擇都會面臨一個讓人擔心的狀況: 「雖然做了改變(選擇),但是未來(結果)不會變得比較好」。

正是因為對未來不可知,因此才會有擔憂與焦慮,結果往往就是不想改變。

的確,改變之後的狀況不見得比現在好。但是我們對「不改變」的結果往往是過度輕忽,以為不改變就會維持現狀,而忽略了: 「不改變」往往就是另一種風險。而「溫水煮青蛙」正是這種風險的具體呈現。在水溫尚可忍受時毫無作為不想改變,等到無法忍受時卻已無力改變。

在我們思考「要不要不改變?」時,常意味著自己對於改變還有某種程度的主控權。但是當「不改變」的風險呈現時,我們真正面對的不是「要不要不改變?」,而是「被迫要改變」。而「被迫」往往就是另一個糾結、痛苦的源頭。

【推薦閱讀: 讓慣性成為「重生的優勢」而非阻礙改變的「包袱」

【推薦閱讀: 在航向第二人生的諾亞方舟上,你會帶著什麼 ?

 

面對選擇,我們最常犯的錯誤是「選擇『想要』而不是『需要』」。

在飲食上,面對令人垂涎欲滴的甜點(慾望中的想要),以及如同嚼蠟的蔬菜(身體健康的需要),選擇甜點就是一般人在『想要』與『需要』中常犯下的錯誤。

『想要』的背後,常帶有強烈的慾望與情緒。無法滿足『想要』,往往就會伴隨著空虛、不舒服的感覺,更加深了『想要』的需求。

『需要』則不是那麼顯而易見,往往要抽絲剝繭、深度思考與分析,才能得到結論。再者,『需要』常與自己的本性相衝突(通常就是因為不存在或沒有,所以才會需要),讓選擇『需要』的過程更為困難。

而這一推(需要)與一拉(想要)兩股力量交互作用的結果,選擇『想要』的機率就更高了!

但是人生的困難之處,也就在於必須透過不斷的選擇與改變,讓我們遠離是非的紛擾與糾纏,走在一條符合我們期望的人生之路。而這也是人生的精采之處!

 

 

§文:普羅米修士          §編輯:A. C.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