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e】是命運,也是權力的遊戲 – 維繫家族的柔情鐵衛

鐵衛 1

Photo Credit by IMDb

 

詹姆·蘭尼斯特
命宮組合: 太陽、巨門(寅位)

高大英挺的詹姆·蘭尼斯特有著太陽星男性常有的英俊外表與魅力,但是加上了暗星巨門之後,成了十足的「麻煩製造者」。細數詹姆·蘭尼斯特的作為和與他相關的事件,常是劇中重大的轉折點。

從一開始將布蘭·史塔克由高塔推下以隱瞞秘密,進而引發了弟弟提利昂被凱特琳·史塔克綁架。凱特琳·史塔克因愛女心切而釋放了他,進而引發史塔克家族的母子內訌及與封臣之間的怨懟和離心。更不用提他與姊姊瑟曦·蘭尼斯特私通而生下的子女,在勞勃·拜拉席恩因打獵受傷身亡後產生不具繼承王位資格的爭議,最後引發「五王之戰」(喬佛里·拜拉席恩、史坦尼斯·拜拉席恩及藍禮·拜拉席恩皆聲稱自己是鐵王座的合法繼承人,羅柏·史塔克自立為北境之王,巴隆·葛雷喬伊自稱為鐵群島之王)。

太陽的能言善道、雄辯滔滔,加上巨門的言辭鋒利、毒舌封喉,就成了十足的「鐵齒大王」。不斷地用巨門敏銳的觀察力讀取對方的心思,更善用伶牙俐齒不斷地挑釁或激怒對方。在被凱特琳·史塔克俘虜命在旦夕之際,仍要以艾德·史塔克有私生子一事嘲弄凱特琳。被布蕾妮·塔斯押解回君臨的路上,也不斷地以言辭挑釁來轉移布蕾妮的注意力而尋求逃脫的機會。在被「剝皮人」盧斯·波頓的部屬俘虜後,雖然用計使得布蕾妮免受凌辱,但是又洋洋得意地嘲弄對方選錯主人,終究踢到鐵板而被砍下右手。

鐵衛 2

Photo Credit by IMDb

 

雖然詹姆表面上看來並不在乎其他人稱他為「弒君者」(Kingslayer),但是心裡卻是非常糾結。他的弒君行為,從親情(瘋王與父親二選一)與公眾利益(拯救君臨城而免於被瘋王的野火所噬)的角度來看都是正確的抉擇。但是太陽星其實非常在乎別人對自己的看法,希望自己是一個有價值的人,對於有口說不出的弒君內情以及長期背負著「弒君者」的惡名,其實是難以承受。

驕傲且固執的父親泰溫·蘭尼斯特對詹姆有著一針見血的批評,說他「太在意別人的看法!」、「揮霍上天的賜福: 擔任前後兩個昏君的侍衛,一個是瘋子(瘋王),另一個是酒鬼(勞勃·拜拉席恩)!」太陽的直率與巨門的死忠,讓詹姆有著極高的忠誠度,無論是在事業或是感情。因為忠於感情,讓他無法離開瑟曦而限縮了可能的選擇,只好繼續對昏君愚忠。

在太陽巨門的組合中,太陽的光芒驅散了巨門所代表的黑暗,而呈現出「刀子嘴豆腐心」的特質。詹姆和布蕾妮·塔斯由一開始的敵對、互看不順眼,到中途數度在生死攸關的時刻用計解救布蕾妮,最後產生英雄惜英雄的情誼,以父親交付的瓦雷利亞鋼製長劍贈與。布蕾妮將長劍取名為「守誓劍」(Oathkeeper),以期許自己能遵守誓言,保護史塔克家族的女孩。作為少數知道詹姆弒君真相的外人,並由詹姆手中接下他的贈與,布蕾妮何嘗不是一併承接了詹姆一輩子都無法完成但深藏在內的心願 – 保護他誓死保衛的人?

太陽星「燃燒自己照亮別人」的特質也呈現在詹姆的諸多經歷。除了為了拯救君臨城而弒君,以致一輩子背負「弒君者」的惡名外,「維護蘭尼斯特家族」始終是他背負的沉重責任。

就像瑟曦對父親咆哮時所說的: 「蘭尼斯特的家業是個謊言!」,除了詹姆和瑟曦私通之外,詹姆以身為御林鐵衛的理由不願意繼承家業,而泰溫·蘭尼斯特又視提利昂為敗家子及家族的恥辱而不願意讓他繼承。更大的問題是高傲冷酷的父親與提利昂、瑟曦之間的相互仇視與難以溝通,讓家族呈現搖搖欲墜的危機。而詹姆命宮中太陽星愛家、護家的特質,讓他在提利昂被控毒殺喬佛里後極力奔走,以自己放棄御林鐵衛並回到凱岩城娶妻生子繼承家業為條件說服父親,換得提利昂成為守夜人(Night’s Watch)而不被處決。最後更在比武審判後,冒險放走提利昂,卻造成父親死亡的遺憾。

鐵衛 3

Photo Credit by IMDb

 

 

§文:普羅米修士       §編輯:A. C.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